顾青延-爱他就要all他

當你腦洞太大又不想填坑時——還是要填坑!

#AotuWorld(原型為明星大偵探的凹凸世界推理綜藝)

#第二季第五期-詛咒劇院(上):鮮血詛咒劇院(P1)

#cp嘉瑞/雷卡/凱檸/幻金/棍鏡斬。

#分4P寫。每P都有各種cp的肆意發糖。

#涉及武擬:大羅神通棍_艾爾弗蘭克;烈斬-克萊迪爾;虛空鏡像:福斯裏特。

#形象崩壞的安利明星大偵探!!!真的超棒!!!

#試著寫出综艺感x


“少爺,要喝杯紅酒嗎。”


頸間圍著鮮紅圍巾的執事長在紫瞳少爺身側欠了欠身。

雷獅沒回应卡米爾,只是整理了被自己壓在身後的頭巾。


“……大哥。要喝紅酒嗎。”


“哦?平常不都很限制我嗎?卡米爾。”


比自家執事長高出21cm的少爺站起身來摟過身側人的腰,低下頭輕吻藍瞳執事白皙臉頰。


“咚咚咚”的敲門聲突兀的響起,卡米爾意圖從他懷中脫離,卻被自家少爺任性的摟的更緊。


“大哥……。”


“開門這種事,讓金去做。”


離寬大客厅不遠的門“吱呀”一響,棕發的伯爵對著門外的雪地抖了抖外套上的積雪。


“感謝收留。”


停留在卡米爾臉側片刻雷獅“嘖”了一聲,輕觸自家執事紅透的臉頰意為讓他整理好狀態。


“貴安。我是這家主人,雷獅。”


“過路的旅客,安迷修。是位伯爵。”


湖綠雙瞳盈滿溫柔,他的笑意像是讓積雪融化的暖陽。


“您安,伯爵先生。我是這家執事長,卡米爾。”


黑髮的少年欠了欠身。


“請二位稍等片刻,稍後女僕會送上茶點。”


——二十分鐘后——


“不對…遲到二十分鐘不是卡米爾的風格……。”


雷獅捋著身後的頭巾,紫眸里裝滿了疑惑。


“我去看看。”


然後他差點和迎面來的卡米爾撞了個滿懷。


“少爺…十分抱歉。我並沒有找到莉莉絲。”


好看的眉皺了起來,卡米爾低著頭向雷獅彙報情況。然後他從衣領內掏出一封信。


“這個是郵差紫堂幻剛剛送來的信,雖然說務必親自交給莉莉絲,但是由於沒找到人就先給您了。”


“卡米爾讓一下——”


被嚇了一跳,卡米爾轉頭扶住差點撞到自己身上的金。


“怎麽了。”


雷獅的臉黑的有點不像樣子,他立刻拉著卡米爾的手把他拉到自己身邊。


“那個……在後院……發現了……一個人……。”


沙發上的安迷修也站了起來。


“請讓在下也一起去吧。”


——後院——


“那件衣服……不會吧……。”


金連聲音帶人都在顫抖。


“…安迷修,時間”


雷獅皺著眉頭,不需要過多言語便可知他此時的表情有些凝重。


“是9月14日。…啊。”


他看著許多人的表情暗了下來,忽然想起什麼般面色也復雜起來。


“卡米爾……去通知嘉德羅斯和格瑞以及劇院里其他人。1415死亡定律開始了。”


“好的,大哥。”


說罷卡米爾便跑開了。


“…又開始了。”


雷獅揉亂了自己一頭深藍短髮,伸手拿起平時用來清掃積雪的掃帚,掃開積雪,蹲下身去卻感受不到呼吸。


“……[暴雪之城]女主角莉莉絲死亡。第四位女主角了……。”


“又是女主角嗎,雷獅。”


嘉德羅斯理了理發頂的積雪,又轉身幫格瑞拉好外套拉鍊。


“嗯。”


這是雷獅第四次這麽簡短的回答問題——在卡米爾的記憶里是這樣的。考慮到外面現在也是暴雪天氣,剛剛回來的卡米爾意圖打破沉寂的氣氛。


“大家先去換衣服吧,戲服很冷。”


坐在火爐旁,安迷修拿起了桌上的筆記本。


“現在是Aotu历1936年9月14日,在話劇演出過程中,眾人發現此次話劇的女主角莉莉絲死於暴雪之中,目前未發現明顯傷口及兇器。因外面是暴雪天氣,兇手無法離開,於是一定藏於我們幾人之中。”


雷獅意外的笑了。


“不是我們之中的人難道是幽靈嗎。”


一陣哄笑中卡米爾輕拍了他一下子不正經起來的大哥。


“首先來整理一下大家的時間線吧。從雷獅開始。”


聽聞這話雷獅頓時收了臉上的嬉笑。


“早上7:30大家起來集合,因為莉莉絲喜歡賴床我們就把她算上了。

    下午4:50話劇開始之前10分鐘,我去拿戲服的時候發現莉莉絲的衣服被拿走了,雖然幾乎一天沒見到她但是那時候我覺得她應該是去準備了。

    5:00話劇開始,過了30分鐘也就是卡米爾發現莉莉絲不見了的時候我覺得我錯了。5:45大家一起發現了莉莉絲的屍體。隨後我讓卡米爾通知了劇院的其他人,5:49嘉德羅斯和格瑞到場,5:50卡米爾帶著紫堂幻、凱莉和安莉潔到場。然後就是現在這樣。”


安迷修的手握著筆在筆記本上飛速移動,直到把所有內容記下來後才停下。


“除了院長和副院長其他人都沒有問題吧。”


嘉德羅斯和格瑞以外的人點了點頭。


“那麽請院長先吧。”


嘉德羅斯愣了一下。


“早上7:30我看著所有人集合,然後帶著他們去吃早飯了。

    8:00去了副院長辦公室,和格瑞聊了一個小時左右。”


安迷修的筆停了一下,其他人也是震驚的樣子。


“一個小時左右…?中途發生爭吵了嗎?”


“沒有。只是聊了一下下次的劇本。人物設定還有會不會出現bug什麽的。”


格瑞伸手捋著垂在臉側的銀髮,點了點頭。


“下午3:00我和格瑞去叫其他人起來準備。然後敲了莉莉絲的房門沒有人應,當時我以為她已經出去了。

    然後就和格瑞呆在後台组织化妆和更衣。4:50和格瑞回辦公室了。

    5:47看到卡米爾叫我們下去就去了,5:49到了現場和大家發現了屍體。”


安迷修默默在嘉德羅斯提到格瑞的地方都畫上了小心心,同時並沒有把憋在心裏的那句“你們真的只是探討了劇本問題嗎”脫口。


“一整天幾乎都和副院長在一起呢。是這樣嗎格瑞。”


“是的,除了我12:00去和雷獅卡米爾金吃了午飯以外一切屬實。”


安迷修拿著筆記本和筆起身。


“好的,各位去一樓或二樓搜查證據吧。”


————————————————————————


“那我们去二楼了。”


打過招呼後雷獅拉上了自家堂弟走向二樓樓梯。


“那本小姐也跟著去了,冰女,你也跟上。”


凱莉順了順自己黑色的長髮,揮揮手示意安莉潔也跟上。


紫堂幻扶了扶眼鏡,怯怯的跟在二樓搜尋分隊的最後。


“那我們就在一樓吧,劇院彩排廳交給在下就好。”


安迷修笑笑,推開了彩排廳的門。

格瑞離開前轉頭看了眼嘉德羅斯,隨後走向一樓大廳。金左顧右盼不知道去哪好,只好跟在格瑞身後去了大廳。

嘉德羅斯對於大廳小分隊也只是沉默著瞥過一眼,隨後撇撇嘴去了後台。


二樓-廚房

雷獅帶著卡米爾打開了廚房的門。


“…卡米爾,在這找一下兇器吧。”


藍瞳愣了一下,卡米爾對於這句話一下子起了疑心。


“……對我你也這麽懷疑啊。只是覺得如果是什麼明顯的兇器藏在廚房很方便啊。”


雷獅嘆了口氣,伸手順了順自家堂弟的黑髮。


“可能是…有點敏感了……抱歉,大哥。”


緩過神來,卡米爾拉了拉頸間鮮紅的圍巾,走向餐桌的方向。


一樓-劇院彩排廳


“…?”


掀開彩排廳的幕布,安迷修眼疾手快撿起了兩塊碎片。


“這個…不會是……。——嘉德羅斯!”


“……怎麽了。”


嘉德羅斯將頸間金色的圍巾摘下又圍好,湊到了幕布後面。


“…這張照片上缺失的部分是……”

“是莉莉絲。”


金瞳掃過碎片,嘉德羅斯雙臂環胸。


“…你在懷疑什麼,渣渣。劇院裏每一個人都有這樣一張照片。”


“…?!”


被冷不防掀開的幕布嚇了一跳,安迷修下意識向後退了一步。


“是發現了什麼嗎。”


來人有一頭銀色的短髮以及一雙絳紫眸子——格瑞。

空氣僵持了一秒,隨後嘉德羅斯的笑聲打破了整個一樓的寂靜,跟在格瑞後面的金被猝不及防被嚇到便下意識扯住了格瑞的衣角。


“噗…安迷修你可真行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格瑞嚇到了什麽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愧是渣渣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咳…格瑞,我們剛找到的,一張被撕成三份但是這裏只有兩份的照片。”


輕咳一聲掩飾尷尬,安迷修把手上的碎片遞給格瑞看。


“…應該是我桌子上那張。我的相框也在大廳的柱子後面找到了。”


湖綠雙瞳掃過他,安迷修示意他繼續進行他的話題。


“不過對於這件事我並不知情。上午除了一個小時的劇本討論和中午和嘉德羅斯去吃午飯我就沒離開過辦公室。”


“但是我除了這點時間線偶爾也會去他辦公室。”


瞳中滿盈的懷疑瞬間轉為鄙夷,安迷修心中默默畫著省略號。

——你們倆恨不得天天粘一塊。


二樓-廚房


“卡米爾。這兒。”


雷獅蹲在靠窗二號桌桌角邊,對卡米爾晃了晃手上還帶有血跡的水果刀。


“大哥,您看這個。”


而卡米爾站在靠牆二號桌旁舉起了一小塊碎片。

同時找到的線索的兩兄弟迅速湊到了一起


“是莉莉絲吧。這一塊。”


雷獅瞬間指認了照片碎片上的女孩。


“那麽…這就是兇器了呢。”


說罷卡米爾拿起了手機拍了下來。


“再找找吧——”


伸了個懶腰,雷獅隨手拉開了冰箱門。


“喔。有把鑰匙。”


他招呼卡米爾過來,並隨手把鑰匙遞給他叫他保存好。


二樓-樓梯口

紫堂幻下意識縮了縮身子——樓梯口還是很冷的——隨後他推了推眼鏡,拿起了不遠處的一張報紙。


“…噗……咳咳。導演,雷獅的錘子攻擊好玩嗎。”


一樓_彩排廳


安迷修:“啊…您看,這便是在下為您打下的江山。”


台下的格瑞冷眼以待並證明自己並不認識他。

嘉德羅斯對此點了點頭。


嘉德羅斯:呵——你這渣渣竟敢搶本王位置。算了,都是些不起眼的蟲子,殺了就是了。


台下的金藍瞳閃閃發光並表示很好玩的樣子自己也想參與。


格瑞:…別和他們胡鬧。——谢谢观看。


說罷拉上了幕布,後期配合的P上了掌聲音效。


二樓-廚房

雷獅:我的手中已經握住了希望!

卡米爾:希望,該是我的才對。

凱莉:希望…?不存在的——!因為毀滅它的可是我凱莉小姐呀。


場外的紫堂幻和安莉潔表示什麽都沒明白。

鐘聲響起,打斷了兩場鬧劇。


【證據分享_集中分析】


“那麽——在下就先開始了。”


安迷修一手拿著筆記本和筆,另一只手拿著照片起身。


安迷修:這兩張照片是在下在一樓彩排廳的幕布后發現的,經兩位院長承認剩下的部分是莉莉絲沒錯。


翻找著小臂下壓住的照片,卡米爾找出一張滑向安迷修。


卡米爾:應該是這張。在廚房靠牆二號桌的桌布下面。

安迷修:…應該是了。然後現在承認照片丟失的只有副院長大人。

格瑞:不過怎麼丟的我就不知道了。相框也被人摔碎扔到了大廳柱子後面。


剎那間沉寂包圍了整個讨论室,突出了恐怖的氛圍。

嘉德羅斯突然的起身打破了氛圍,他伸手理了理脖頸處的圍巾自顧自離開座位。


之後他停在了長桌的最远端大半天沒發話。


“…餵嘉德羅斯,你不會忘記了自己要說什麽吧。”

“怎麼可能啊渣渣!”


鏖金對上絳紫,終究是那對琥珀先移開了視線。


“在一樓發現了個藍色的筆記本,不過因為有密碼鎖所以沒打開。”


格瑞默默拿起了手邊的鑰匙。


“…幕布邊角下面翻到的鑰匙,怎麼不早說。”

“下一輪我去試一下吧。”


“好——終於輪到我了。”


雷獅一撩腦後的頭巾,站到了嘉德羅斯站過的位置。


雷獅:說起筆記本…卡米爾我似乎沒拍。不過嘉德羅斯,你找到的筆記本什麼樣的。

嘉德羅斯:封皮藍色。

雷獅:…那就沒太大關系了……找到了嗎卡米爾。

卡米爾:…嗯。


說罷卡米爾遞過了照片。

雷獅:所以說卡米爾就是靠譜——格瑞。這個筆記本是你的對吧。


突兀被點名的格瑞愣了一下,隨後點了點頭。

格瑞:…是之前弄丟的別人送的生日禮物。

雷獅:介意透露一下誰送的嗎。


話於話之間有著明顯停頓,但格瑞還是開了口。


“…克萊迪爾。這裏的歌劇演員。”


雷獅:那裏面那張報紙…。

格瑞(打斷):我夾進去的。

雷獅:嗯——那之前那個藍色的筆記本是誰的。

安迷修:…應該。應該是在下的。

雷獅:本子裏的內容呢。

安迷修:是日記…。

雷獅(打斷):什麼時候開始的。寫日記。

安迷修:6月15號之後。


此時一張報紙打斷了疑似一對一審問的場景,紫堂幻推推眼鏡看著安迷修。


“6月15號是…1415死亡定律開始以來的的第二次吧…?”


安迷修點了點頭,那對湖綠雙瞳中意外的沒有滿盈陽光。


“那次死去的女主角…是我戀人。”


話音剛落雷獅便發出了“哦——”的不可置信的聲音,雖說其他人的表情也是這樣的沒錯。


雷獅:咳…那我就說這麽多,下局在三樓四樓再找找線索吧。


下一位是卡米爾。


“這麽長時間卡米爾手裏的線索都快憋死了。”


紫瞳中流露出一抹愜意,雷獅似是故意要調戲一下自己這位聰慧的堂弟。

海藍雙瞳果不其然對焦了過來,雷獅一臉“好我閉嘴”的表情低下頭去整理著剛剛得到的線索,卡米爾這才繼續了下去。

不過這個兄弟的小劇場似乎被眾人的鬨笑聲給遮掩了去。


卡米爾:先是刚才那张碎片,故意將莉莉絲的部分撕下來的話,我認為這條線索指向了兩位女生。


“…塑料姐妹情。”


安迷修下意識脫口而出。


“…?安迷修,搶我台詞啊。”


又是一陣哄堂大笑。而卡米爾嚴肅的壓了壓帽簷。


“再來,我和大哥在廚房發現了兇器。”


討論室瞬間陷入了沉寂。


“畢竟最近幾次廚房都沒有做過肉類,並且味道也不像是番茄醬之類的東西。”


卡米爾:再來是關於筆記本。


“安迷修知道這件事嗎。格瑞。…我是指你關心著615的案子這件事。”


除當事人以外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在安迷修回答道“知道”後更是鴉雀無聲。


“因為是格瑞要我注意的這件事。”


“那麽關於筆記本裏那兩頁黑色頁,可以解釋一下嗎。”


一下子所有的視線都转移到了格瑞身上。


“…6+1+5=12。”


深吸了一口氣,格瑞只留下了這個不明所以的答案。


『的確是正數和倒數的第12頁沒錯,大哥。』

『既然他不打算說明那就算了。』


兩兄弟經過一段時間的眼神交流後,卡米爾收拾好東西坐回了座位。


宝石设-kirakira闪光的奇迹的时代!

#宝石之国×黑子的篮球

#信号组。赤司征十郎(红宝石/硬度10)×青峰大辉(黑宝石/硬度9)×黄濑凉太(黄水晶/硬度7)

#这个赤司是俺赤。因为私心称呼黄濑为凉太。

#仆赤作为『外层』的赤司在先前的战斗中被打碎剥削掉,现在只有右眼、左臂和右腿的碎片被回收。

#独占欲超强赤×占有欲突破天际青×后期黑化黄。

#写完中后期和后期我会把这一版删掉w。等于是只放上来一半的量因为太困了所以留着有时间写了希望各位赏脸看一眼我这破文的各位体谅一下~~!

#小赤司的能力…就理解为一刀斩就行了xxx不过仆赤用威力大一点而已x


【初期】


“小青峰——来one on one嘛——!”


黄水晶琥珀色双瞳折射着明亮的光芒,他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正欲离开的黑宝石,突然深吸一口气在双方都没有带手套的情况下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腕。


“…?!就这么拉住我你还想不想活了啊黄濑!就你这个韧性这个硬度撞过来肯定会碎的满地都是碎片好吗?!”


——毫无防备的被搭档吼了。至少黄水晶的确是毫无防备他会这么生气。


“…真是拿你没办法。我答应了。——但是先说好,到时候碎掉的话可别赖到我身上。”


“小青峰超好——!果然最喜欢了!”


“呜哇一言不合就说那些超恶心的话你到底要怎样啊!打还是不打啊!”


“青峰君,黄濑君。”


方解石黑子哲也眨了眨浅灰的双瞳,即便他清楚的意识到了他成功把两颗宝石吓到了的事实。


“看来两位没有时间来one on one了呢。”


他指着空中的预兆黑点。


“哲。回学校去。”


青峰麻利的甩了刀鞘,看向了身边的黄水晶。


“要不要来比比谁砍的月人更多?你要是赢了我就答应你三个愿望怎么样?”


黄濑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他抽了黑曜石材质的长刀用刀锋指向空中巨大建筑,金瞳里闪着前所未有的兴奋。


“一言为定哦小青峰——!”


——意外的。意外的刺眼呢。青峰和凉太。

红宝石的视线只在黄水晶身上停留了一会,便随着本人的离去而离开。


“如果凉太是我一个人的就好了。”


【前中期】


“但是——但是啊…身在远处的小青峰。显得更重要了。”


青峰真想回到不久前,然后狠狠打爆那时候的自己。

——只是因为在乎哲成长的程度,就把这个不懂得照顾自己的蠢货甩在了身后。

他蹲下身,黑色手套擦过黄水晶几乎全部碎裂的面颊。轻轻回了他一句“对不起”。


“…青峰。退下。”


——绝对的不容质疑的命令。熟悉到可以让人立刻辨析出的声音。


“……赤司。”


红宝石眼中闪过一道红光,刹那间巨影化作白雾消散。


“…还是这么野蛮的方法呢。凉太。”


赤司蹲下身,收拾起黄水晶散落一地的碎片。


“啊哈…让你担心了真是对不起呢小赤司……。”


黄水晶若无其事的打着哈哈,而后给收拾碎片的红宝石轻声的道歉。


“…但愿绿间这时候没睡着。不然你可能要变成这样很久了,凉太。”


——啊啊。总感觉。这种时候真让人讨厌。

——…他也一定如此吧。那么我有什么资格抱怨。


“那家伙憧憬的,是我而并非是你。赤司。”


今天彩虹战队发糖了吗。

#论坛体。如果奇迹的世代出道做歌手。

#cp向:青黄/赤黑/紫绿(很迷是叭x

#ABO世界√


楼主:彩虹战队大法好

RT。

为什么今天彩虹战队连官博带正主都没有消息...为什么今天没有糖给我们磕。


2L AOKI

小黄昨天不是发微博说今天要去打友谊赛吗。

(奇迹日常不务正业.jpg


3L 我今天就磕爆这彩虹战队

妈耶hhhhh友谊赛是不可能友谊的,只能轻松被奇迹倍杀叭hhhhhhhh。


4L 用爱发电

楼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瞎说什么大实话x

嘛虽然小黄在发情期也能和青峰君联手打爆对面就是了w我们小黄很厉害的!


5L K·I·S·E

切实体会到了楼上的ID...诶话说都快月末了啊。


6L 奇迹永存

!下一周可能就要开演唱会了吗!!!听说10月的演唱会要给情人节系列预热!!!


7L emmmm?

woc管理员小姐你哪来的小道消息。怎么我不知道。


8L 奇迹永存

日(划)翻一下小队长10月14号的微博你就知道了。(轻轻


9L 出现了潜水玩家

emmmm...那啥。大家在说什么为什么我听不懂...。

so奇迹现在到底在哪鸭。


10L  奇迹永存

又到了喜闻乐见的科普时间呢。

奇迹的世代,又名彩虹战队(xxx,虽然正主也不是很介意但这个称呼主要还是我们在论坛里这么喊呢x)

因为他们应援色太分明了干脆就叫彩虹战队乐x。

也有奇基的世代的叫法辣哈哈哈哈哈不过都不敢在正主面前喊的x谁让你们队里除了小桃子一个manager其余六个两两成对啊x。

带队的队长是赤司征十郎√,温柔A真好。主唱小队长真好。

提完小队长再提一下他媳妇。存在感极其稀薄的沉默寡言(?)O,键盘手黑子哲也。合唱的话和小队长一样是中音部(大概就是那种不高不低的叭。)

他们两个经常负责的是副歌部分而且很好分辨x小队长声音更苏(什)

因为小黑子的存在感他们经常被说是五人组合呢x然后每次一提到这个小队长脸都黑了x。怕不是就差拿起剪刀一击必杀(x)

然后就是队伍里面最甜的cp乐。

要说最甜那青黄没跑。毕竟青峰和黄濑可是能隔着一个大洋给我们撒狗粮的啊(详情见青黄7月16号微博。

说起这个贝斯手青峰大辉,大概就是个暴躁(?)A了,我想这么说很久了,大辉同学你不能仗着我们小黄是个可爱弱气O就欺负人家啊。

人家是吉他手,别总是用贝斯欺负他啊。要不是因为人家小黄憧(喜)憬(欢)你他早就用音域压回去了。

合唱的话青峰负责低声部。...据小桃子的可靠情报,黄濑最高好像是可以一口气飙到high C。

【dbp,打扰了打扰了.jpg】

然后就是一对很迷的cp了。

紫绿可以说是很迷的一组了。从组成到现在真的是没有人发现就连小桃子也不知道。

因为是队伍里唯一一对AB搭配???

小紫身高208,全队擎天柱没跑。据说唱哪个音域都稳得鸭皮。

小绿同学身高195,woc不愧是从篮球场上跑来唱歌的。然后小绿唱的是低声部。讲道理绿间同学的声音和青峰同学我一直分不出来emmmmmmmmmm。叉腰腰。

再谈谈应援色。每次去看演唱会眼前都是一片一片的彩虹x

小队长是桃红,小黑子是浅蓝,青峰是靛蓝,黄濑是金黄,小紫是浅紫,小绿是森绿。

看到没,差一个橙色就是彩虹战队x。

在科普楼最后声明:这六个人都是从篮球场跑来唱歌的,所以经常会不发歌而跑去打比赛,虽然每次不是轻松倍杀就是随便领先个100+。所以看到大家在奇迹评论区里刷有生之年请友好一点x。

以上。


11L 仰望dalao

辛苦管理员小姐姐乐w

还有别提起青黄隔着一个大洋发糖了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虽然那个微博是很甜没错但是这么一形容我特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


12L 奇迹永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

那条微博连同另一位正主的回复都被我截图现在还存在手机里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行了青黄真的是甜到掉牙。


13L AOKI赛高!

【截图】

确认过眼神,是同道中人。

————————————————————

 @青峰大辉_Aomine DaiKi:

去打球了,你给我好好呆着,好好录歌练舞。注意保护嗓子,冰箱里有梨水。@黄濑凉太_se Ryota【机场自拍九图,中间那张是比心(哇小青峰好会撩喔)】

@黄濑凉太_se Ryota  转发并回复: 好喔——我会看直播的啦w等小青峰回来!呜哇小青峰怎么这么婆婆妈妈的我照办就是啦。【阳台自拍三图,中间那张是背对夕阳光比心(哇你们两个快住手我们要被甜死了)】

                   

14L 一天天沉迷爬墙

看直播什么的wwwww话说大辉打比赛的时候神奈川已经是晚上了吧,小黄不好好睡觉吗x


15L 梦里想日凉太

评论里我记得是有人问了。

然后小黄的回答我的天。瞬间感觉牙掉了。

“诶嘿x小青峰是说周日回来啦w他打比赛是周五所以熬夜没什么啦!”


16L 我还是条单身狗

woc这什么天使啊。凉太到底是什么种类的天使啊太棒了吧。

熬夜只是为了看喜欢的人打球...为什么我也打球我却没有这样的对象。


17L 为什么这个组合自带粉红泡泡特效

想起来青黄最开始公开关系的时候那条微博。

青峰:那就给我一个能让我喜欢上你的理由吧。

黄濑:恋爱对象是黄濑凉太还不够吗?!

可能是因为这是黄濑叭。

(顺带一提当时这条微博下方第一条回复居然不是青峰的x是因为黄濑这么说所以沉默了吗x


18L 奇迹内销大法好

我给大家表演原地爆炸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请大家看小队长微博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真的是2019情人节系列的预热!!!!!!


19L 想吃白巧克力

wocccccccccc!!!!!官图有点好看!!!!!!!!

wocccccc这个黄濑凉!!!!!我想日可我打不过青峰啊。

(悄悄氪金改ID。希望不会被青峰打死x


20L

喔...绿间他真的好看了。

绿间吹原地爆炸。为什么这个男人能把绿色穿的这么好看!!!!


21L Momo_桃桃桃

这里是桃井小姐!来为大家带来情人节系列的情报啦!!  


22L 吹爆桃子姐

喔小桃子!!!!实名表白乐!!!!


23L Momo_桃桃桃

谢过表白啦。嘛我也是偷偷随便戳了一个帖子进来科普所以待会再来详细解释叭。

奇迹的大家正在返回京都的路上喔。


信息来自官方微博预告。                                                                                                                                 ——黑白的巧克力,

艳红的玫瑰与用浅蓝丝带细致装点的香槟。

浅紫的贺卡以及用森绿色笔写上的【情人节快乐】

最后由六位知名歌手为您送上彩色的浪漫。

——奇迹的世代【甜蜜乐声情人节】,2019计划预热!


24L

我靠!!!!官博太会撩!!!!!!

喔这就开始推cp了吗x我还以为会在演唱会公布x。


25L Momo_桃桃桃

偷偷给大家放一下阿大和小黄的官图叭x

【截图】【截图】


26L 盐巴今天也很咸

我靠啊!!!!!!!!黄濑凉他太好看了吧!!!!怪不得说是衣服架子穿什么都好看。

得了。码了。画同人写文顺便怂恿我家那个傻子给我打线稿去了x


27L Momo_桃桃桃

啊。是盐巴酱——!今天产粮加油喔!


28L 沼跃鱼

喔。桃子姐推青黄。

还有上面那个咸着的家伙谁是你家傻子啊你是不是又欠日啊。


29L 盐巴今天也很咸

woc沼跃鱼。

你...你还好意思说我你那张赤黑还没画完吧???


30L 沼跃鱼

行啊。一周之后就去画,一周之后就帮你打稿。

嗳,给盐巴和我请一周的假。

我们一周不出现。谢谢管理小姐。


31L 奇迹永存

哇哦出现了dalao开撕。好的√记上了。

顺便收拾收拾给沼跃鱼和盐巴安排结婚了。你们俩这么甜怎么还没提到永久标记这种事。


32L 青黄亲妈粉有点怨念

可别,可别。

你看我们奇迹。就只有小队长有一次无意提到赤黑的永久标记。我们青黄似乎真的什么都没干。

叉腰。


33L 视线诱导

话说今天除了青黄所有人都更新微博了呢...青峰黄濑吵架了?


34L 太太表白墙

诶是视线诱导太太。

woc话说好像还真是。不过这俩人老夫老夫吵起来也床头吵架床尾和叭。


35L Momo_桃桃桃

我们已经到赤司君家里咯?

啊,小黄和阿大的话...他们俩可能还没到神奈川吧。

跟小黄说过多少次了发情期禁止你打球禁止你打球,真的是。差点出事。


36L anwser

什么情况???不是说友谊赛吗????

woc这群人得亏没被小青峰打死????敢对黄濑凉下手不想活了????


37L Momo_桃桃桃

啊是anwser亲。

对面那个球队真的是,仗着都是A仗着小黄发情期,放着大前锋阿大不管满场就专追着小黄打攻防。小黄也是,莫名其妙跟这群人较真用了完美无缺的模仿。

不过后来小黄体力透支就换哲君上场了。生气之余夸赞了阿大和哲君的配合。最开心的时候是看到10倍杀。姆,阿大好像真的生气了。

但是是在他们地盘阿大也不好下手否则他们大概是连教练带球员都别活着出球场。

就因为这群人奇迹现在都没吃晚饭。这个点神奈川的饭店差不多都关门了。估计小黄他们回去会饿。


38L ice

woc什么素质啊对面。已经不想说什么了。

桃子也别生气了,10倍杀是很爽的事情。

我只想知道二凉现在还好吗。毕竟在发情期身边围着一群A很难受的。


39L Momo_桃桃桃

我去打个电话问一下阿大叭...。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到没到神奈川呢。


40L

呜哇有点担心小黄。

就一场友谊赛。人的素质...。


41L Momo_桃桃桃

阿大说小黄已经去好好休息了。应该是没事了。


42L anwser

啊那就好...拍拍自家ice。

然后开始从细节抠糖吃。

在一番冥思苦想后我觉得这口青黄我吃到嘴了。


43L 视线诱导

我觉得我吃到了三口。

1.青峰送黄濑回家。

2.青峰会把自己外套给黄濑披上

3.青峰能让发情期黄濑去好好休息。

此生无悔入青黄!!!(震声)


44L 太太表白墙

喔我一直认为视线诱导太太和小黑子一样是安静的类型呢x


45L 视线诱导

这次大概是真的。真的开心。


46L 影之第六人

大家夜安。后天演唱会的歌单已经定下了。                                                                                                                           

47L 太太表白墙

woc是小黑子!!!!!!!咦话说这么快就决定了吗。


48L 我是绝对的

嗯。只差布景和彩排了。


49L 爆炸_boom

!!小队长!!!表白!!!!

怎么办我好担心我们上面那点楼聊的东西公开处刑了怎么办喔...。


50L 我是绝对的

没关系了。迟早都是会被公开的。

明天的名单是全员到场,大家也不用担心凉太那边的事了。

[照片]


51L 小队长真好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小队长好温柔喔...。

那么,今天的彩虹战队发糖了呢。


52L AOKI

小黄身上那件是阿大的外套没错吧????

小黄穿着真好看呢。轻轻。


53L 奇迹永存

满眼都是青黄粮=超幸福了

他俩真好啊。


54L 奇迹の世代

这里官博娘。

明天奇迹会去参加个访谈。官博这边也会直播欢迎各位小天使关注唷——


55L 爆炸_boom

我靠有点棒...!!!

什么时候到明天啊!!!!!!!


56L AOKI

爆炸太太有点膨胀了hhhhhhhh。虽然我也好想现在就到明天啊。


57L 奇迹永存

行了行了,明天官博直播间见w


58L AOKI赛高!

坐等青黄发糖了。


59L anwser

晚安啦各位——!


60L ice

晚安各位。      


————————————————————————————

是蜜汁脑洞。

下一P是直播√

這人怎麼這麽可愛(青黃甜向)

#喝酸奶時不小心流到嘴邊。
#你們兩個真的適合開車(什
#甜甜腻腻戀愛期+想寫無腦小甜餅=帝光青黃無敵甜(跟後期故事比起來甜死人了都。暴言
#我永遠喜歡黃瀨涼太!他太撩樂…。
#不行樂,小青峰上他(醒醒你有黃瀨皮

帝光中學。
距離比賽開始還有3個小時。首發上陣的籃球部成員“奇跡的時代”都沉浸在一片忙碌之景中。
只有那麽兩個人除外。
青峰大輝盯著他的隊友黃瀨涼太看已經有半個小時了。原因只是因為那個金髮的模特正消滅著他手裏的那瓶酸奶。
後來想起來的時候青峰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反正就是盯著他看了沒錯。

——似乎這是他暗戀(?)了好久的小模特的習慣,每次打比賽的三小時他都會喝一瓶酸奶。
至於為什麼無限制——大抵是因為赤司覺得對發揮沒有影響就隨他去了。

然而這次,他似乎沒有控制好量。
多餘的一部分從他嘴角滑落,幾滴滑落到隱藏在金髮下的白皙脖頸上,而後被身體的主人慌張擦去。
黃瀨眯着眼,用右手食指抹掉了所有奶漬,而後伸出淡粉舌慢慢舔掉。

青峰忍不住暗自吞下一口口水——犯規了。太犯規了。

“咳。黃瀨。”

他還是沒忍住,把金髮的模特拉回了更衣間。

賽前一小時。

“綠間君?”

影之第六人黑子哲也輕輕叫了他正在熱身的首發隊友綠間真太郎。

“請問綠間君有看到黃瀨君和青峰君嗎?”

綠間推了推眼鏡,抬手將手中的球投入了籃筐。

“…沒見到呢。不知道又去哪裏打打鬧鬧了。”

賽前十分鐘。

“抱歉抱歉啦小桃!下次不會遲到了!”

滿身汗的黃瀨架著一個皮膚黝黑的人總算是出現在了賽場。

“小青峰在打車回來的路上就睡著了啦誒嘿…把他搬來搬去廢了不少力氣呢。”

聽聞這話的青峰暗自勾了勾嘴角。
——行啊,黃瀨。回去給我等著。

比賽结果當然是帝光的絕對優勢而勝利,據說這場比賽裏青峰大輝十分活躍。倒是黃瀨比賽結束的時候差點沒扶著腰倒在球場。

简单粗暴的学园合宿。

#想不开的钟雷擦边球。短打致歉。
#学园合宿。私服+恋爱期=无脑小甜饼√。
#馗哥上他!对!上你发小!搞他!(醒醒,你有雷震子皮。
#bgm:诶 啊啊 这样啊(强推一下下新社版本x。

“天选之人这样下去会倒在邪恶之前的…啊……”

无力的瘫倒在宿舍宽大的双人床上,雷震子抬头看着一组的发小。

“馗馗都不累的吗……。”

钟馗放下了身上的背包,看了看瘫倒在床上的人。

“先去训练好体力,再想拯救世界的事吧。天选之人。”

雷震子鲜少的没有接上他的话,倒是安静的好好躺在床上睡着了。
拉下拉链脱下荧光绿外套挂在门口衣帽架上,钟馗躺在了雷震子身后。

较随意的姿势使得他披在外面的外套几乎压在身子底下,钟馗随手给他扯走丢在不远处的椅子上。这一丢外套差点让他这么久以来的忍耐尽数归零。

深蓝的卫衣因为他刚才的移动露出一部分纤细腰间,牛仔裤衬着他好看的腿型,钟馗屏住呼吸,轻轻伸手把他搂到怀里。

“…吾乃天选之人才不害怕……呼。吓吾一跳。”

雷震子就被这一下吓醒了。直到意识到身后是谁才安静下来,默默闭上眼睛继续午休。
钟馗伸出手指顺了顺雷震子头后的葱绿短发,随后轻轻揉了揉他的耳垂,最后在他耳边轻声细语,离开时用舌尖划过他脖颈。

“好梦。”

——————————————————————————————
呜呜呜呜呜呜请各位太太告诉我馗哥要怎么写才不会ooc!!!!
我感觉我家馗哥一直都在ooc的边缘大鹏展翅!!!
(大鹏:???怎么又扯到我了。
最后喊话他们结婚!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秀恩爱都是耍流氓!!!!!
别说了别说了,虎力阿蛟玉兔去给我把民政局搬过来,九金砖我出。请他们原地结婚。over。

always with you(青黄甜向)

△是青黄。

△看到自己的电脑壁纸想到的小段子。

△甜死人不要命的小甜饼(?)大概是异能pa(?)真的这次没写ABO,铃兰香是小黄用的味道很淡的香水(...)

△小黄是一个原力Assassin(x)指尖容易出汗并且可以控制量变成细线绑在匕首上甩敌人一脸(x)绝技Perfect Copy使用后会导致全身冰凉用过度可能会冻伤(桃井语)so青峰不让他用(md护妻狂魔)

△小青峰是一个无脑近战狂,明明可以靠剑气砍却非要给太刀附魔近战(x)

△帝光在本文中是指由“从不露脸的超强大的天才队长”赤司征十郎带领的年级中唯一的五人队(其实是六人,但因为小黑子的存在感...咳。)

△桃井是这个队伍的奶妈,不算进成员内。

△设定是青峰因为沉迷近战so被敌人打的很惨然后天降小黄将敌人就地正法之后擦着眼泪问他有没有事的暖心设定(什)


啊...变成这样了。似乎,没法回去教训黄濑那家伙了啊。


无力的平躺在血泊中望着天空,青峰内心无奈的叹了口气。偏头看了看左肩近乎无法愈合的伤口,‘就连五月都要拿我没办法了吧...’这样胡思乱想着,他只感觉自己的情绪乱成了一团麻。

——还说什么教训别人,自己才像是会被人教训的很惨的样子吧。

他静静隐藏起那对藏青色的眸,平日的尖锐在此刻消失殆尽。


再回忆起来的时候青峰只记得刀刃相撞的声音,还有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金色风衣下摆。

还有那句近乎染上哭腔但还是大声喊出口的“小青峰”以及熟悉的铃兰香。


——啊啊。黄濑。黄濑凉太。

那道纯金的,灿烂的光。


“只在这种时候...也让我稍稍依赖一下你啊...黄濑。”


只那一刻,黄濑身边的六把匕首恰巧反着月光,刀刃倒映着那双金瞳。——是绝技Perfect copy的使用信号。他努力压抑的喉咙里那股难受劲,偏头露出个阳光的微笑。


“嘻——那就请交给我吧小青峰☆”


至于后来青峰是怎么回到【帝光】宿舍的,他和黄濑都记不清了。他只记得被黄濑抱起时触碰到的他冰凉的脖颈和指尖。

——等伤好了再数落他吧...。


“真是的啊...阿大比小黄还不听话啊...都说了把你的战斗方式改掉了...。”


给两个人处理好伤口的桃井靠在墙上,侧头看了看另一侧紧闭的房门。


“要是让赤司君知道的话你们两个可都跑不掉——!”


她留下一句话,掉头回了自己的房间。

留下沉默许久后面面相觑的两个人。


“喂。黄濑。”


面对深夜的月光青峰握住了黄濑冰凉的手。


“啊。小青峰...我...”


面对青峰尖锐的目光黄濑立马堆起了职业笑容。他一边悄悄的缩回自己的手,一边可爱的吐着舌。

青峰将(欲)计(擒)就(故)计(纵)地松开了手,随后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腕。被金色的长袖风衣袖子包裹的手臂也还没褪去冰凉的温度。

两张脸一下子拉近,近的黄濑可以清晰地听到青峰的呼吸声,小模特的脸唰的一下染得通红,伸手玩弄着左耳垂上的藏青色耳环——是他今天刚换的。


“我说你啊——冒着那么危险的情况过来找我也就算了...还启用了绝技,是吗?”


黄濑的心脏紧张的扑通扑通跳,他下意识闭上了眼——因为不知道接下来会面对什么,他只有这么做。

——使他意外的是青峰轻轻落在他唇间的吻。


“...小青峰?”


青峰的手覆上了黄濑一头柔顺的金色短发。


“下次别再这么做了——我会担心。”


黄濑露了个可爱的笑。


“小青峰做的事不也很危险嘛...还要说我。”


金发少年映着月光的笑颜,成为了那对藏青色瞳子里永久的宝藏。


———————————————END——————————————————


關於烈斬你可能不知道的十個秘密

#cp向瑞斬√。有舊瑞斬和棍斬出沒慎。
#主僕組真的挺好吃。ballball大家了解一下!
#私心繁體。文中的Creak是誰仔細看的不用我說就知道了x第一條就有提及x

1.烈斬一開始選擇格瑞只是因為他和他上一任持有者無比的相似,除了閃耀的小星星和相同的紫瞳中裝有的不同的淡然。

2.烈斬認為格瑞是他遇到的最強的持有者。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都不會變。
當格瑞剛接觸烈斬沒有多久的時候,他就對手上這把戰爭兵器了解的比烈斬本身還要了解。並很快的掌握了烈斬的二階技能。
——這是烈斬醒过来的最早的一次。主人還是大賽第二。

3.因為在永恆森林和大羅神通棍打了一場兩敗俱傷之後被鬼狐趁機佔了便宜所以烈斬是很反感來找自己打架的大羅神通棍了。
格瑞同樣也在避開著大賽第一的嘉德羅斯。主僕二人都不想進行多餘的戰鬥 。這也是排二組的特點吧。

4.烈斬在這次大賽之前都是只喜歡珍珠奶茶的,但是因為主子喜歡牛奶也喜歡上了。
“……只是因為格瑞大人喜歡而已。我也喜歡甜類飲料罷了。”
這麽問起時他會別過頭去,細心觀察的話你甚至還能看到他微紅的耳尖。

5.雖然Creak和格瑞已經無限接近,甚至在烈斬的夢境中兩人的身影完全可以重合,但烈斬表示。
“Creak大人就僅僅是Creak大人而已,他和格瑞大人不一樣。”
至于到底是哪裏不一樣,他本人也說不出來。

6.烈斬曾經在深夜睡不著的時候(或是守夜時間結束時)會盯著格瑞的臉和他微微起伏的胸口看,甚至還想過想去親吻他,不過動作還沒做出來本人就把红透了的脸藏进了被窩裏。

7.烈斬其實討厭被摸頭。但是當格瑞輕輕將手放在他頭頂的時候他不會反抗。
“因為是格瑞大人的手,所以不經意間就……”
在提起的時候他會不時用手背貼著他泛紅的臉,看樣子是在看有沒有發燙。
對此他的宿敵大羅神通棍表示自己也想摸,不過上次想摸的時候差點沒被烈斬一刀把手臂砍下來就是了。
大羅神通棍表示好氣哦。

8.在一段時間烈斬的守夜時間越來越長甚至大半夜不回据点睡覺,直到格瑞發現了之後親自出門把他領了回來丟在床上還把他抱在懷裏睡之後烈斬恨不得每天的守夜時間越來越短。
嘛,雖然格瑞也沒跟他說要守夜什麽的。

9.烈斬最反感的就是別人喊自己原諒刀。就算在大賽裏他被稱作老好人,是有名的好脾氣,但是大家都會有讓自己的好脾氣崩壞的那个点嘛,烈斬只是。
“處理方式簡單但是太過了一點而已,讓那個人化成格瑞大人的積分太便宜ta了。”
所以在大賽起初一段時間格瑞一直有著不明來源的積分收入。

10.烈斬這次參加大賽本身已經麻木了,因為上屆大賽留給他的深度陰影導致他對獲勝毫無期待。
“但是格瑞大人不一樣。如果如此的話就幫他取得勝利吧。”
他最簡單的願望不過是輕輕吻上他家白髮的主子,在被回收之前說一句“我愛您”罷了。

——————End。

篮球狼人杀(看起来很厉害的设定然而可能会坑掉

#黑子的篮球-篮球狼人杀。
#参与游戏的人物以及许多设定x。

奇迹全队:
赤司征十郎
紫原敦
绿间真太郎
青峰大辉
黄濑凉太
黑子哲也
桃井五月

某两只奇迹自带家属(bushi):
火神大我
高尾和成

座位(号码)
1.桃井五月
2.黑子哲也
3.火神大我
4.赤司征十郎
5.青峰大辉
6.紫原敦
7.黄濑凉太
8.绿间真太郎
9.高尾和成

法官:
相田丽子

助理(就是来秀恩爱的bushi):
日向顺平
木吉铁平

cp向:
主要还是奇迹黄。想看大家宠黄濑www。
虽然小黄一上来一顿操作猛如虎打爆了奇迹全队x。
(下一局就完美的智商下线被队长查杀xxx。
附带火黑及板车(高绿),还有木日和桃丽桃。
奇迹cp有紫赤和青黑。虽然看上去超级——不明显w。但是是存在的x。

本系列又名:论黄濑君忽上忽下的智商。

玩完第二局之后黄濑被青峰(隔着小紫)呼了一下后脑勺x。
青峰:黄濑你这家伙啊—智商忽上忽下的让人转不过来啊。
黄濑:呜没办法嘛。为了赢我也是可以做到智商爆表哦?

请大家期待小黄第一局帅到上天的操作!以上!

是大晚上瞎寫的病嬌系

#病嬌系的神造五兵器√。
#神造五兵器(排名順序):大羅神通棍,烈斬,雷神之錘,雙劍冷熱流,鬥魔天刑。
#主僕向。

『大羅神通棍』

晚上好——嘉德羅斯大人。
今天也在貪戀著您那雙好看的金瞳而差點在與烈斬的对决裏被砍個半死呢。
那個能力在神造五兵器里還真是變態呀……要不是實力差距我就不能回來為您清洗身上的血污了。
……今天,就将您那雙鎏金據為己有。

像是失神般操起了手術刀,毫不留情的刺向他失去光亮的雙眼。

啊哈哈哈哈哈哈——這樣,嘉德羅斯大人就再也不能看著別人了☆就這樣看著我一個人吧,嘉德羅斯大人。

『烈斬』

晚上好,格瑞大人。
現在這個時間打擾您真是抱歉,雖然因為一直想著早點回來见您而沒有消滅掉大羅那傢伙……您會因此而討厭我嗎。
您的一切都如此讓我沉迷。秀髮,眼睛,還有——您的身體。
唔……這樣說,很過分吧。但我愛您,烈斬一直都愛著您。

自刀鞘中拔出了『極光』,森綠雙眸像是一潭死水,沒有一點波瀾。

格瑞大人,我承認我的貪心——烈斬希望能和您,永遠在一起。
在這顆不再跳動的心臟上,永遠刻著您的名字。

『雷神之錘』

呦——晚上好呀雷獅老大。
那對雙劍還真是煩人……別總是以為自己是神造五兵器之一就得意忘形……還說什麼‘如果現在還不回去安迷修大人會生氣’什麽的,哼,真煩人。明明我遲了也會被您責怪……。
但是——相信您會原諒我的♡喜歡著您的我一定會被您原諒吧?唔……就這樣回答我嘛雷獅老大——‘原諒你啦你這個笨蛋’……
嗚……雷獅老大……我好想聽……但我好像在之前不小心劃到您的脖子了嗚……也原諒我好不好,我愛您呀,雷獅老大——。

緊握著本體的手終於鬆開放下,靜靜趴在他胸膛——即便已經冰冷萬分。
不過片刻又吃吃笑了出來,聲音一改一如既往的可愛調子。

在那之前——把討厭的傢伙都收拾掉吧。從……神造五兵器其餘四把開始。

『雙劍冷熱流』
[凝晶]晚上好,安迷修大……流焱,收斂一點。你這樣安迷修大人會生氣的。
[流焱]晚上好啊安迷修!嗳我跟你讲,今天隔壁排四家那个充电宝又来找我们打架…呜呜呜凝晶你撒手!
[凝晶]好了你已经很吵了,还有明明是你先上去打架的。
安迷修大人,今天的您依旧也在休息,好点了吗?绷带该换了呢,还都是血迹。
[流焱]……也是,喂安迷修你好点没啊,我家这傻搭档还等着和你一块出行呢。
[凝晶]……流焱,把手从我头顶拿开。否则把它冻上。还有,别总是抢我话说。你也是这么想的吧。
[流焱]行了行了。真是受不了你。明明这样期盼很久了。

丢在角落里染血的冷热流以及棕发人染血的白衬衫他们都没去在意,他们在尽力伪装的和从前一样——除了凝晶肩头与流焱锁骨上方带着血迹的‘AMX’无法对双剑的做法无可奈何的保持沉默。

『鬥魔天刑』

打擾了銀爵大人,晚上好。
今天其他四把神造兵器也在互掐。啊啊——我會替您完成您拯救民族的愿望的——鬥魔天刑無所不能。
您真的,非常不適合紅色……不知道我怎麼回事……一下子將血液甩上去了。
很失禮啊,在此向您道歉。

雙手已經干涸的血液不會再滴在他身上,木讷的轉頭離去眼中只剩下呆滯。

凹凸大賽的勝利,會屬於銀爵和鬥魔天刑。

信賴與依賴

#cp向瑞斬。壯哉瑞斬tag。
#私心繁體,因為帥x。
#嘉德羅斯和大羅神通棍出沒,會打棍嘉棍tag。
#有嘉瑞/棍斬部分出沒。所以也有tag。

永恆森林。

默默揮劍消滅最後一只怪物,烈斬收回『極光』轉頭看著格瑞。

“格瑞大人,已經到達今日的任務目標了。”

格瑞瞥過一眼,眯了眯眸。不過片刻他便再度揮刀向烈斬身後砍去。

——他十分自然的擋下了烈斬身後揮來的黃黑相間的棍棒。

“嘖,NO.1和那根棍子嗎。”

烈斬閉上眼再次拔刀。

“…意外的煩人啊。沒必要儘量別出手,烈斬。”

格瑞退回烈斬身邊,絳紫雙瞳只看了身邊人一眼。

——‘也許是因為,我相信他吧,又或者說,信賴他。’

“哎呀被排二擋下來了……怎麽辦嘉德羅斯大人?”

“那還用我說?當然是追擊。”

兩個熟悉的身影從樹林中出現:及肩黃髮中摻著點黑色的大羅神通棍以及他的主子嘉德羅斯。

“…嘉德羅斯,你來幹什麼。”

壓低身子格瑞低聲發問。

“哈?我才不想來好吧?要不是這傢伙一大早爬起來說什麼‘我聽到排二和烈斬明天會去永恆森林刷怪嘉德羅斯大人陪我去’之類的話才不會來。”

嘉德羅斯抱臂看著面前人,金眸中的戰意卻難以遮擋。

“不可理喻的傢伙……我仍然很關心你是怎麼聽到我和格瑞大人的談話的。”

大羅神通棍勾了勾嘴角。

“哈,偷聽還不簡單。對你,我的計劃百用不厭。”

太天真,太——天真了烈斬。每次我的陷阱你都知道。但你還是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踩進來。

“並不是一副毫不知情的樣子。只是因為——我相信格瑞大人而已。”

烈斬握緊了『極光』的劍柄,周身的微風刮過他黑色的髮絲。

“但我不會——過分的依賴他。”

話音剛落,熒光綠的光形成了移动轨迹,烈斬極快的靠近了大羅神通棍並趁机揮劍砍向他。

“所以說你太嫩了——烈斬!”

大羅神通棍握住了他本體,擋下几劍后转守为攻。

“……煩人的傢伙。”

烈斬額頭上滑下一滴冷汗。他本來也沒想用真正勢力和大羅神通棍對打,但對方卻是真的——真的認真了。

烈斬走神的這一瞬間大羅神通棍皺了皺眉,他更加果斷的揮棍向烈斬的脖頸——他知道那裏最柔弱不堪,是烈斬的敏感點,也是自己帶給那把號稱『所見皆可斬』的神造兵器的黑歷史。

當烈斬回過神來棍子已近在咫尺,此刻抬手用劍擋住大多是不可能。

“…笨蛋。走什麽神啊。”

格瑞伸手彈開大羅神通棍的攻擊——亦如他剛剛做的那樣。
隨後他揮起熒光綠的大刀揮出一道劍氣,拉起烈斬的手離開原地。

“……明明說著不會過度依賴我。”

“這是信賴啦,格瑞大人。”

——身為您的武器,身為大賽第二的武器,身為號稱『所見皆可斬』的神造兵器,我怎麽可能會依賴主人呢。
——那樣是不合格的。我不會做失敗品。

◆小劇場。
嘉:……為什麼不讓我和格瑞打完!
瑞:懶得和你打了。而且我還要護我家那個笨蛋。
棍:我想和烈斬one  on  one啊!!!
斬:……誰和你一對一,作死嗎。
(ps:大羅神通棍單人作戰也極強,前提是嘉德羅斯還活著。